故事:我不顾家里反对和他相爱,快结婚时得知是他把我父亲送进监

2019-10-22 18:49:07|

每天阅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:50个字符串

安科·Xi进入市公安局后,引起了一点小小的轰动。该局主要由粗鲁的贵族组成,他们很少见到年轻女孩,更不用说漂亮的年轻女孩了。

安科·Xi没看就走进了刑警队长的办公室。在他身后不远处,一个年轻人盯着她的背影,眼神中带着一些疑惑。他旁边的同事凑过来小声说,“肖童,这不是家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童某淡淡地打断了他的同事,“她为什么在这里?”

“你刚出差回来。我不知道。她现在是一起强奸案的重要证人……”

在办公室里,50多岁的郑队长皱了皱眉头:“安小姐,我们很感谢你愿意做证人,但请派一个亲近的人来保护……”

安科·Xi举起了手机。“这些天我收到了很多信息,告诉我不要管我自己的事情,还说我忘恩负义。我担心他们会做什么来威胁我的人身安全……”

郑队长若有所思地转过身来。突然,他的眼睛亮了起来,向外面挥手喊道:“肖童,你来了!”

安凯希犹豫了一会儿,他的手指弯了,指甲贴在手掌上,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身后,挡住了窗外的阳光。

“萧彤,你刚刚完成的案子没别的了。你应该负责保护安小姐。”

童某看着安科·Xi,从他的角度看,她耳朵后面有一颗小痣。“我没问题,只是不认识安小姐……”

郑队长假装没看见旁边挤眉弄眼的人,对抽筋的船员说:“安小姐,如果你不想,我可以给你换一个。”

安科·Xi像往常一样转过身,不以为然地看着慕童。只有他。

当两个人一前一后出去时,办公室里顿时沸腾起来,“郑队,你是怎么安排他们在一起的?”"也就是说,两年前他们遇到了很多麻烦!"

郑队长瞥了一眼窗外离去的背影,冲着身边的扎扎喊翻了个白眼,“你知道吗,老子是做得好的!以小桐的个性,他可以一辈子压制它,而不用推他!”

夜越来越黑了。

童某站在一栋旧住宅楼前,皱着眉头和基尔希打招呼:“你住在这里吗?”

安科讽刺地笑了笑,“否则呢?你认为我还是个大女人吗?有这样一个地方真好。”

“这里人口混杂,或者搬到另一个地方居住是不安全的。”

安凯希摇摇头。“我不想改变。我喜欢这里。这里拥挤、热闹、温暖。”

童某有些头痛地看着她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刚才他认为她变了很多,但现在他发现她可能不像那时那样天真活泼,但她像那时一样固执。

“你住在几楼?”

"在三楼的左边。"

“你上去吧,”童某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。“我会从下面看。房间灯亮了,我就走。”

安凯希没有说话,转身上楼。

童某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瘦弱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走廊里,眉头皱得更紧了。走廊里没有声音控制灯。她从小就害怕黑暗。她不会害怕一个人住在这里吗?

十分钟过去了,三楼仍然漆黑一片。童某有点担心,大步走进走廊。他三步并两步地跑上楼,重重地拍打着门。“你能不能,为什么不开灯?”

没有人回答,一片安静,童谋更加担心了,正准备继续拍门,门突然开了,饶是童谋久经沙场,也吓了一跳。

安科·Xi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,右手拿着手电筒照明。手电筒的光从她的下巴照射出来。她的整个脸是蓝色和白色的,创造了一个女鬼的完美形象。

童某停顿了一会儿,然后慢慢恢复过来,把她推进房间,环顾四周。“怎么了?”

安凯什平静地说,“灯泡坏了。我正准备改变它。我没时间告诉你。”

童某瞥了她一眼。“你能自己换吗?”

“我甚至可以修理热水器,”安科·白石说。他一边说,一边把手电筒伸入怀里。"它很快就会准备好。"

童某把手电筒还给她,“把灯泡给我。”

“不……”安克·Xi话音未落就被慕童打断了。“我不在的时候,你自己换的。既然我在这里,你怎么能自己改变呢?”

安克·Xi淡淡地说:“我早就习惯了你的缺席。”

童某没有说话,两人沉默了一会儿,呼吸声听得见一会儿。童某轻轻叹了口气,从安科·Xi手里接过灯泡,换了三下五除二,安科·Xi按下开关,房间亮了。

慕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“你安装安全窗户了吗?”当他说这话的时候,他去了卧室,但是被安克·Xi拉住了。“别看,是我装的!”童某停下来,看了一眼她挽着他胳膊的手。炎热的夏天,她的手异常寒冷。

"不要随便进入女孩的卧室。"安科·Xi也意识到了什么,急忙松手,讪讪补充道。

童某停顿了几秒钟。“那我就去。”

安科倚着门,听着童某的有力脚步渐渐远去,沉重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童某站在楼下,忍不住回头看她的房间。深蓝色窗帘中出现了一个苗条的身影。他找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。

过去,她总是热情地邀请他进她的卧室。如果他不去,她会生气的,但现在她变得“不要随便进入女孩的卧室”。

童某苦涩地笑了笑。经历了这一切之后,他这辈子可能再也进不了她的卧室了。

安科·Xi高中三年级时差点被绑架。

她是该市著名企业家安南的独生女。安南中年时失去了妻子,再也没有再婚。他差点宠坏安克·Xi。

安克·Xi被汽车从一所学校送到另一所学校。那天下午放学后,她像往常一样在学校门口等她的车来接她。不幸的是,司机在安南临时运送物资时迟到了一会儿。天色已晚,学生们都走了,留下安克·Xi一个人在学校门口等着。

突然停在一辆半新面包车前,车上下来几个男人,强迫她上车。

安科·Xi挣扎着大声呼救。当她正要被拉进车里时,突然一个年轻人出现了,用三下五除二击倒了几个人,拉着安克·Xi跑了,安全地送她回家,转身离开。

安南听到这个消息感到震惊和愤怒,并立即命令他的人找到绑架者。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但只是几个来自其他地方的小混混刚刚来到这个城市。他们对这座城市了解不多,所以他们意外地知道了安克·Xi的身份。他们甚至不知道他的背景,所以他们敢于把狮子带进他的巢穴。

治疗后,安南设法找到了安科的救助者。他的名字叫慕童。他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还没有找到工作。他从小就学习武术,而且技艺高超。

当安南带着安科·Xi去找慕童时,安科·冉熙激动地抱着他,“恩人!”

慕童看着安凯希,然后看着安南,轻轻地把他的胳膊从她手里拉了出来。安南无奈地摇摇头。这个女孩被自己宠坏了。她毫无保留。

安南主动表示感谢,但慕童拒绝了,称他只是举手之劳。安南还表示,希望他能安定下来,为安科·Xi当保镖。这份工作非常简单,开车送安克·Xi往返学校,在她外出时陪伴她。

事实上,安南不想利用慕童。他手里有大量职业保镖。他可以选择其中任何一个,但是安克想要慕童。安南不忍心拒绝他的女儿。此外,慕童的确有很好的技能。

问完薪水和要求后,慕童点点头,沉思了一会儿后同意了。第二天,他带着手提箱正式搬进了自己的家。

安克希情不自禁,因为她一见钟情于慕。尽管当时情况紧急,她还是流着鼻涕和眼泪哭了起来。以前,她一直认为英雄救美的戏剧太粗俗了,但当慕童利落地击倒那些人,抓住她的手逃跑时,她立即落入敌人手中。

穆童生长得好看,棱角分明,身材看起来像是她一年到头都在训练。她可以通过衣服想象胸肌和腹肌的紧绷。

他不喜欢说话,有一种让陌生人远离的气质。大多数时候,安科·Xi喋喋不休,他只是简单地说“嗯”和“好”。饶是如此,也没能阻挡安克希的热情,不到一周,慕童已经知道了她的所有爱好,同学和老师的所有八卦,甚至知道了她所有玩具木偶的名字。

然而,一个人的表演在长时间的歌唱后会很累。有一次,在谈了半天之后,安科·Xi突然平静下来,沮丧地盯着专注于驾驶的慕童。慕童在红灯前停下来,斜眼看了她一眼。“你在看什么?”

安凯什撅着嘴说,“看你像一块木头。”

荷西微微点头。

安凯什突然想发现一个新大陆。“你的名字读起来像‘木头’。我过会儿叫你伍德,好吗?”

绿灯亮了,慕童发动了汽车。“明白了。”

安科·Xi非常聪明,属于一个不学习就能做好的好学生。有时当我读累了,我会拉慕童出去购物。通常是她跳过前面,慕童走在她后面不远,警惕地环顾四周。

安科·Xi回过头来,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伍德,你不必这么紧张吗?天空很清楚朗朗乾坤,有人能带我走吗?”

慕童瞥了她一眼。“我的工作是保护你。”

安凯希突然转过身来。慕童没想到他会停下来差点撞到她。她比他矮一个头,整个人差点撞到他的怀里。

安科希望摸摸她的鼻尖。她第一次如此靠近他,她有一种非常好的气味,有着热空气,像夏日的微风。尽管她总是吹嘘自己比墙厚,她还是忍不住脸红了。

慕童轻轻地咳嗽了一声,低声说道,“为什么停下来?”

安凯什说:“我突然想起前几天读过的小说。你知道这部小说是关于什么的吗?”

"如果你不努力学习,你会读什么小说?"

安科噘起嘴,“这不是重点!这部小说讲述了一位古代女性和私人保镖之间的爱情故事。保镖总是说,“我的职责是保护你。”像你吗?"

慕童看着他面前期待的小女孩。“你说事情就是这样。”

安科·Xi突然笑了起来,“这位年轻女士非常痛苦,被坏人绑架了很多次。每次警卫救她的时候,他们都会说,‘请原谅我迟到了。如果我将来被绑架,你会在救我的时候说同样的话吗?"

慕童斩钉截铁地说,“你不会和我一起被绑架。”

安凯希猛点头,直直地看着他。“是的,你真好。”

慕童稳重可靠,很快就被安南注意到,安南偶尔会给他一些工作。慕童每次都完成了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安南越来越重视他,许多核心问题也逐渐移交给他。当公司里的人看到慕童时,他们恭敬地称他为“童哥”。

然而,慕童并不因此而傲慢自大。他仍然沉默而严肃。安南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这一点,并感到更加准确。

然而,人们的精力是有限的。安南担心穆也有同样的责任,不能像以前那样全心全意地保护安科·Xi。他计划找个人代替他来保护安科·Xi。

安克斯不同意:“爸爸,你可以利用他,但是你不能把他从我这里转移出去。此外,如果你让别人为你做事,你必须给他加薪。”

安南无奈地笑了笑。花了多长时间?女孩的心属于那个臭男孩。

一天晚上,安凯希放学后接到慕童的电话:“安总是想让我做点什么。我要迟到了。请在教室等我,不要出来。”

安凯什说:“我要去学校旁边的购物中心给我的朋友买生日礼物。你可以去那里接我。”

慕童犹豫了一下,“你在教室里更安全。”

安科·Xi夸张地叹了口气,“伍德,你想得太多了,我还能一辈子不出去吗?我将和我的同学一起去。别担心。”

慕童犹豫了一下,“一定要注意安全。如果你有任何问题,打电话给我,我会尽快赶到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慕童尽可能快地完成了他的工作,冲到购物中心给安克斯打电话:“我在这里,你在哪里?”

安凯什那边传来一声巨响:“买完东西,所有的学生都回家了。我现在在购物中心的西门。我遇到了一对非常贫穷的老爷爷奶奶。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。我把它们带到附近的面馆,然后我去停车场找你。”

电话那头隐约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女孩,不要去昂贵的地方。我知道那边有一家便宜的商店。带我们去那里。”

安凯希同意了,并立即和慕童说:“不,我一会儿再找你。”

慕童挂了电话,摇摇头,多管闲事的小女孩。安南可能保护得太好了。安克·Xi就像一个不了解世界的小公主。当他们走在路上时,一些假乞丐他一眼就看穿了,她忍不住给了对方钱。

他掏出一支烟,点燃它,还没来得及抿一口,他的脸色突然变了。他把香烟放在垃圾桶上,转身上车。

似乎有什么不对劲。

西门外的路上没有安科·Xi,沿路也没有几家小吃店。慕童皱起眉头,他锐利的目光一个接一个地扫过街道,停在街角一家隐蔽的小商店。

商店的外观破旧,“和顺面馆”的字样已经褪色。慕童从车里拿出手杖,快步走向商店。

现在是晚上的高峰,每个街头小吃店都很拥挤,但是商店都关门了,所以不正常。

慕童走到门口,伸手去开门,却打不开。没有人开门。他能隐约听到里面的声音。他后退了两步,用力踢了踢商店的门,门同时打开,清晰地看到了里面。

看清楚内景后,他的气血瞬间暴涨。

安凯什躺在地上,闭着眼睛,好像昏迷不醒。周围有三个人,一个抓住安克·Xi的脚,把她拖了进去。当他们看到他时,三个人都很震惊。其中一个喊道,“你是谁?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慕童沉默不语,大步走进商店,用右脚重重地关上门。

敢碰他保护的人。

安科·Xi迷迷糊糊地醒来。他感到脑后一阵剧痛。他正要伸手去拿,这时他被一只大手抓住了。“别动。”

她惊讶地抬起眼睛。穆郑桐一脸凝重地低头看着她。

“木头...我怎么了?”

“你的头部遭到殴打,并在医院接受检查和包扎。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“哦……”安科·Xi努力回忆起她遇到了一对可怜的老人,说她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。她打算给他们钱,但他们说他们想吃面条,不知道怎么去。他们让她带走他们。

后来,她说她知道不远处有家便宜的面馆,想去那里吃饭。当她进门时,她感到后脑勺一阵剧痛,什么也不知道...

“老奶奶……”

“他们都是骗子,”慕童断然说道。“他们和店里的人一起工作。他们欺骗小女孩,可能是人贩子。我已经报警了。”

安科·Xi很害怕,“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,我早就……”他可能会被绑架到偏远的山区,被迫生孩子,就像电影和电视剧中所显示的那样...

她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慕童的眼睛很复杂。“我没及时赶到。”如果他在接到她的电话时能意识到这个错误,提醒她不要去;如果他能早点到达,他就会在她遇到那个骗子之前到达。如果他不为安南做任何事,全心全意保护她,她就不会受到伤害。

毕竟,这是他的疏忽。

“对不起,我迟到了,我伤害了你。”

安凯什笑了,“伍德,你不应该说这句话。你应该说那句话。我教过你。”

慕童沉默了一会儿。这个女孩,在这样的痛苦中还和他开玩笑,害怕他的内疚?

他低声说:“我迟到了。请原谅我。”

安凯什听到这话时眯起了眼睛。"低下你的头"

穆依桐弯腰说道。

安凯什把手轻轻地放在头上,深情地说:“伍德,我原谅你。”

慕童低下头半天没有动。安凯什好奇地叫他:“木头?你怎么了?”

慕童慢慢抬起头,盯着她清澈的眼睛。“相信我,不会有别的时间了。”

安科·Xi愣了一下,他的心莫名其妙地怦怦直跳。“我相信你,我最相信你。”

安科·Xi 18岁生日到来时,安南为她举行了盛大的晚会。快到午夜了。安南要求慕童先带安科·Xi回家。

安科·Xi喝了些酒,但并没有从兴奋中平静下来。他坐在副驾驶的上方,盯着慕童。慕童无助地看了她一眼。"傻笑是怎么回事?"

“伍德,今天是我的生日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这个城市大约三分之一的人知道这件事。

"我今天过生日,你一定要答应我所说的一切吗?"

"...你在干什么?”

"你过会儿去我的房间,陪我到十二点钟."

“是不是太晚了?”

“我不在乎,我不想独自度过我生日的最后几分钟!”

"...很好。”

慕童不是第一次去安凯希的卧室,但还是第一次这么晚。他坐在离床最远的椅子上,有些头痛地看着安克西。他不知道从哪里再拿出两罐啤酒。

“别喝了,明天你会头疼的。”

安克·Xi似乎没有听说过。他打开杯子,喝了一大口,然后递给了穆。“我能和我爸爸喝得一样多...can .“

荷西有些不情愿地接过啤酒。

“木头...你知道,我喜欢你。”

慕童抬起头来喝酒。

安克希望他没有回应,愤怒地跺了跺脚,“木头!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听到了吗?”

“太晚了,我得走了。”慕童起身走出去。突然,他听到身后一声大叫,“木头!”他停下来,但没有转身。

“我说,我喜欢你!你听到了吗?”安凯什大声说。

慕童沉默了很长时间,轻声说:“我知道。”

手放在门把手上,正要开门,突然被人抱在身后,女孩的新鲜气味混合着淡淡的酒精。

慕童愣了一会儿,然后慢慢转过身来。安克紧紧地抱着他,抬头看着他。“你喜欢我吗?”

“基尔希,你喝醉了吗?”

"...伍德,你喜欢我吗?”安凯希抬头看着他,不等他回答就说,“我想你喜欢我”。

慕童有些无助,她能够问自己并回答。他低头看着她,她仰起脸,精致的五官像个洋娃娃,他突然有点紧张,不舒服地咽下口水,心跳突然加速。

“什么时候...当...的时候...什么时候……”安嘉客厅里古董挂钟的闹钟响了,他突然醒来,“你该睡觉了。”

“你还没说喜欢我